欢迎阅读长安大学 - 长安大学

换肤:
第268期(总第268期) 2017年5月31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当前版面:第04版:第04版
予柚子的碎碎念
——写给妹妹的告白书
作者:☆彭 悦

  亲爱的柚子,于我而言,你的降生完全是一个不期而至的意外。在此之前,我带着“独生女”的标签独自走过了十八个年头。“独”之一字赋予了我童年与少年时代许多难以复刻的成长经历——长辈给予“独苗”的宠爱与厚望、九零后群体里蔚然成风的特立独行……更多的还是一个人自说自话着长大的孤独心境。
  就这么一个人慢慢地成年,紧接着阔别了故乡来到遥远的北方求学。这个社会日新月异,每天都有各色信息轰炸着我们的感官。“国家实施 ‘单独’ 二胎政策了,国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了……”室友们每天都饶有兴致地宣读着各大事件进程,二胎政策的开放算是那个时期的热点。“没想到我们这代独生子女居然就这么成了 ‘历史名词’”,室友A感慨不已;“以后我们就可以生两个孩子了,真好啊”,室友B满怀憧憬。我与她们谈笑风生,却未曾意料到这项看起来与我有所距离的政策这么快就在我们家落实了。
  期末前的某夜,母亲如往常一样在电话里与我絮叨。临挂电话前她突然一阵欲言又止……是的,柚子,彼时你正是一个在母亲子宫内孕育了三月有余的胎儿。而我,你的姐姐,在那一夜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第七个获知你存在的亲人。也许你永远都难以体会那一夜我千回百转的思绪。
  诚然,来自于骨血里的对你的爱在第一时间涌过我的身体。我想象着你的性别,想象着不久的将来你唤着“姐姐”向我撒欢的模样。然而紧接着,源自于现实的担忧又给了这份爱当头一击。我想象着父母分割给你的原本属于我的爱,想象着你涕泗横流逼我伺候你衣食起居的样子……是夜,我辗转难眠。日历一页页翻过,我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家过年。阔别已久的母亲腆着肚子在门口候我,我瞅向她微隆的小腹——那里面是你,一个正在发芽的小生命。
  我看见年过四旬的母亲脸上荡漾着久违的母性的微笑,那看起来因新添的细纹而滋生的些许暮气被这重新焕发的朝气击散得了无痕迹。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带给她的。那一刻,我释怀了。全部的思忖与不安都被这最原始的生命力所
带来的震撼与满足感取而代之。
  2016年6月22日10点左右,一个普通的周末早晨。还在宿舍迷糊赖床的我被一通猝不及防的电话给惊醒。柚子,也许你不会相信,我们那素来冷静得过分的父亲,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是微微颤抖的——“你妈妈今早九点十三分,给你剖宫产了一个小妹子,五斤八两。你上微信,快,我给你发照片!”
  我挂断电话,怔愣了许久。血液仿佛一瞬间全涌向了头顶,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这种感觉,就是幸福吧?你降生在这样一个夏至的早晨,从此成为了漏在我心上一缕不容抹去的光。
  父亲把你的照片发来了——红通通皱巴巴的肌肤,眉头
紧锁,两颗黑豆般眨巴的小眼睛和微微撅起的唇仿佛在表达着你对这新世界的诸多牢骚。
  我哭笑不得,因为你比我想象中的模样丑多了。暑假我终于见到了快满月的你,被母亲拥抱着在阳台上晒太阳。午后的微光和着母亲哼唱的摇篮曲轻轻笼在你白色的小衣服、小帽子、还有你粉红的小脸上。你闭着眼睛,睫毛轻颤,安静地窝在母亲的怀里吮吸着奶嘴。
  母亲向我微微一笑,放下奶瓶示意我来抱抱你。你那离开了奶嘴的小红唇依然在惯性地朝空气吮吸着。你看起来那么小、那么软,一时间我只觉得自己手脚僵硬,竟不敢接过你。
  终于你还是躺在了我的掌心和臂弯里。被奶水滋养了近一个月的你玉雪可爱,早已不是刚出生时那幅“小老头”的模样。我忍不住亲吻着你细软的毛发、微闭的眼睛以及饱满的脸颊,再不舍得把你撒手。
  傍晚,父亲也回来吃晚饭了。我扒拉着米饭,看着不远处
摇篮里熟睡的你,向全家人提议道:“妹妹小名就叫 ‘柚子’ 好不好?”“柚子?”父亲嘟囔着:“是吃的那个 ‘柚子’ 吗?”“对啊!‘柚子’ 谐音 ‘幼子’,最小的孩子的意思。而且柚子这种水果长得结实,兆头不错。”我解释道。“我看这名字不错。”母亲点点头表态了。父亲沉默半晌,点点头也算是默许了。
  我一直都坚信,日后在幼儿园认识了一群被叫着“壮壮”、“格格”、“花花”的小朋友的你,一定会感激姐姐我给你取了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乳名,对不对?
  暑假与你朝夕相处的那段日子至今回想起来仍觉得辛苦得可以。你是一个精力过分充沛的婴儿,几乎从未有一刻是安分的——刚喝下的奶水被你吐成泡泡;换上的尿布被你的双腿踢蹬着掉落到地上;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往往在深夜里乍醒嗷嗷大哭……我与母亲一道伺候着你的吃喝拉撒,因这过早到来的“带娃实习”倍感沧桑。
  然而每每赌气不想再理你的时候,你又会安静下来用你那小天使一般纯净的眼神望着我,心就一下子软了。母亲总笑说:“我们柚子啊,从小就是个人精咧!”
  “人精?”我琢磨着这两个字眼,倏忽间有些不安。
  做一个“人精”固然也不错,说明脑子至少是灵光的。然而所谓的“人精”却往往缺少一个颇为重要的品质,便是“踏实”。
  你身为家中幼女,模样又讨喜,说是受尽万千宠爱也不为过的。爱可以给予人诸如自信之类的优秀品质,然而过量的爱却会让这些品质无限膨胀,从而畸变成“骄矜”等负面元素。
  性格决定命运。我无法预见你的未来,更无法左右你的命数。作为你的姐姐,只能义无反顾地肩负起教育你的责任。虽然,我自己也还处在一个懵懂的年纪。
  亲爱的柚子,如果有一天你能看到这篇文章,我希望你能知道——纵使我囿于学业与工作不能给予你更多的陪伴,血脉与爱依然会使我们姐妹俩紧紧倚靠在一起。我期待着,你能成为一个快乐的、优秀的姑娘!

分享到:
    
回到顶部 
CopyRight © 版权所有:长安大学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